养老的叶修老大爷

养老了

【建国后,我们一起成了精】

陈情:我的悲惨世界(???)

:dbq我这个沙雕又回来了
:陈情视角搞事情
:物拟
:搞事
:算是①吧

——————————————

我来的比随便晚,随便应算是我阿姐。

为什么是阿姐?

嗯……其实吧,叫她大哥也行。

(陈情:大哥我们今天砍谁!)

她最爱扮做男子溜出去调戏女修的灵剑。

我曾经还很年轻很无知,很天真很幼稚的时候问她,女子为何要调戏女子,阿姐冲我笑了笑,温柔道:

我不撩难道要老子让给你们这群大猪蹄子撩吗!暴殄天物!

对不起我太年轻。

(随便:别扯了你就是小时候傻,缺心眼)

——————————————

就像主人和含光君,阿姐和避尘也算是冤家了。

听三毒阿姐讲云深听学回忆录的时候,我曾对此表示深深地怀疑。

我阿姐明明只对女孩子感兴趣。

(随便:我一开始其实以为他是女孩子来着。

当时大家都是成长期灵器,半大点的他又和他主人一样,模样好看的紧,粉雕玉琢瓷娃娃似的,大老爷们能长这样?)

(随便:不说了,你们不吃饭吗。)

据三毒阿姐回忆,避尘确实好看,虽然随便生的也美,终究不是往一个方向发展的,可凑一起当真赏心悦目。

当然,前提是随便不要一直盯着人家笑。

【以下三毒的回忆:————————————

随便头回遇见避尘就是一副浪荡公子的样子,把玩着扇子摇摇晃晃从避尘身边过去极其风骚的笑了一下。

随便:妹妹生的真是极美,怕是这仙门百家也没有一人可及。

我清清楚楚的看见避尘眼角抽了抽,颇有一种我避尘今天就算是不要雅正,在主人面前现了形也要将你这眼瞎之人杖毙于云深山脚下的怒气。

嘶……这剑究竟是铁打的还是冰凝的,真冷。

我该不该告诉她你面前的是个貌美小郎君。

算了不说了,会有阴影的吧。

是不是云深不知处出来的涵养都这么好?

我重新打量不知廉耻为何物的剑。

搔首弄姿。

我不认识她。

丢人。

(随便:
避尘和他主人一样,是个小古……美男子!

翩翩浊世佳公子如玉世无双冰山男神高岭之花比莲花坞的莲花还好看。

三毒……他还盯着我吗……)

(三毒:puei)

(随便:我能屈能伸,今天吹了你,明天我又是一柄好剑。)】

————————————

现在我信了。

如今再见,阿姐最大的爱好就是女扮男装撩避尘,作天作地撩避尘。垂死病中惊坐起,今天撩没撩避尘。

(随便:嗯?)

……对不起我们重来。

我阿姐那可是仙子(……咦),怎么可能会和凡人一样在乎皮囊,好看就逗,有趣就撩!不存在的!

这饭真香。

……

咳。要说我阿姐的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举世无双英明神武光辉事迹那可三年也说不完啊!灵力高修为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斗得了避尘剑撩得了美娇娘。

姐,你看我这么说你还满意吗。

满意的话,能不能把我和忘机琴的穗子解开…再扎下去就真的解不开了!我不是命穗子也是一条命啊姐!

你看看我啊姐!

姐!!!!!

————————————

沙雕陈情,在线回忆那腥风血雨的岁月。

这只是梦的一小部分。

随便,三毒貌似都是小姐姐

紫电是很妖娆的小哥哥x

不知道为什么忘机琴在梦里像个乞丐……x

最后陈情和忘机琴绑到一起时还被扎了冲天揪。

问题来了,我该打什么tag……

算了,随缘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