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的叶修老大爷

养老了

无题

无题

 

#给自家沐秋的生贺,没什么好写的,就开个车吧(三行完结那种)

#意思意思生日快乐

#勉勉强强算摸了个自己之前奇怪的paro吧(你)

 

“嘶——”叶修猛地坐直了身体,薄衫因汗紧贴在身体上,只是个梦而已,怎么这么真实?他想抬手抹去粘在颊边的发丝,手却抖得不行,甚至整个身体都在因残余的快感而颤栗着。叶修摸索着点起了灯,头一次想骂娘。

 

可就算不是梦又能如何?那人都离开多久了,还能回来不成。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把年纪了还做春梦什么的,啧。

 

暗室里的温泉水汽氤氲,他没急着洗漱,靠在池边发散思维,等把盟会那边的事捋清楚之后才慢慢悠悠的撩起一捧水。这水怎么一股薄荷草的味道?难道他真的回来了?叶修看着从指缝间滴落的水滴自嘲的否定着,不可能。要是他回来了,沐橙怎么会感知不到。把荒唐的想法抛到脑后,他仰头闭气滑入池底,微烫的水流卷走了太过发散的思维。全身被水包围着,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就这么睡过去。

 

瞎想什么呢,他嗤笑一声浮出水面胡乱抹了把脸上的水。

 

按他的作息,现在这个点是绝对不会醒的,奈何今天着实是有点刺激,老年人受不起啊。

 

叶修也挺无奈的,是不是临近发情期就非得出点什么事,上次是提前了,上上次是药物失效,再往前是盟会集体爆发,搞得跟过年似的,老板娘那样不敏感的beta都吐槽味道太杂,可以想象场面是多么的混乱热闹。

 

可这事儿真不怪他,叶修摸着所剩不多的良心想道。

 

他一直没有一个身为omega的自觉,这毛病是打小就有的,当初离家出走的时候还没到二次分化的年纪,他本人又对这个不上心,知识储备只有基本,极其匮乏。这基本,还是跟苏沐秋兄妹一起生活的时候被灌输进去的。叶修一直觉得自己要么是个a破天的alpha,最不济也是个beta。为什么不是omega?因为发情期容易影响战斗和训练。那个时候的叶修对着苏沐秋狠狠的奶了自己一口,直到二次分化性别,他愣了好久,苏沐秋喊他好几声才回过神。靠。叶修暗骂一声,才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毒奶。

 

从普通御师到珍惜御师是什么差别?叶修看着护食一般的苏家兄妹有些惆怅,且行且珍惜。后来带着苏沐橙进嘉世盟会的时候,苏沐秋已经离开很久,第一次发情期也在他本人没心没肺中到来了。

 

易感期是绝对受不得刺激的,无论是alpha还是omega。苏沐秋曾如是说。叶修很幸运在训练中切切实实体验了一把什么叫不能刺激。相隔训练场不远的休息室中,清冷的檀木香一下子炸满了屋,给训练场的所有人一个惊吓。

 

听到动静赶过去的吴雪峰推门而入,马上就被染了满身的檀香,苏沐橙抱着迷迷糊糊掉到地上的叶修紧张的盯着他。吴雪峰关好门大喘了几口气,看着苏沐橙如临大敌的样子苦笑,我这么像坏人吗?这可真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计啊。从柜子里翻出抑制剂,蹲在两人面前问,“注射抑制剂还是暂时标记一下?”不是他婆妈,叶修这个小祖宗从来不按常理出牌,苏沐橙刚要开口,就听当事人两句一喘的答道,“哪个方便?”“暂时标记。”叶修借力撑起身,“那就暂时标记吧,还有训练呢。”安抚性的拍了拍如同炸毛幼兽一般的小姑娘,“乖,出去待会。”苏沐橙不放心的把叶修交到吴雪峰手里,活像是把肉送到狼嘴里。

 

“怎么了?”叶修见他没有动作伸出手晃了一晃,“啊,没什么。”吴雪峰回神,略微拉开眼前人的衣襟露出一截因不常见光而异常白皙的皮肤。丝丝梅香温和而安抚的覆盖了冷檀,也不容置喙的在他身上打下了标记。叶修皱着眉眼身体打颤,好一会才平复,整个人慵懒疲惫的靠着吴雪峰。

 

“诶你干什么?”叶修奇怪的看了一眼拦住自己的吴雪峰,“训练啊。”……吴雪峰有点心情复杂,他们的小公子是不是一点自觉都没有?叶修看了会吴雪峰的表情后知后觉道,“我现在是不是不应该出去。”……有自觉,但是觉的有点晚。

 

最后以叶修回房间养神结束。

 

叶修还清楚的记得,苏沐橙趴在他身边嗅闻,像个脸颊一鼓一鼓的小仓鼠,他好笑,beta对信息素又不敏感,你闻什么。苏沐橙一脸严肃的掰着手指“数落”吴雪峰的信息素。叶修无奈,这姑娘一直对他和苏沐秋搭上关系的信息素有种出人意料的敏锐,真不像个典型beta。数落完,苏沐橙抱膝靠在他旁边,心情有些低落,我不是讨厌雪峰哥,只是你说,哥哥他怎么就、就……叶修叹气,我知道、我知道。

 

明明以前说好了的……苏沐橙的声音越来越小,叶修拢了拢她耳边长发,睡会吧。

 

那是苏沐秋还在的时候,身为alpha却意外开朗温和的少年笑着对他说,其实你要是个omega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别忘了,还有我呢。可惜,那个爽朗笑着的少年,那个夏天就离开了啊……

 

啧。怎么想起这些了。叶修揉着困倦的眼,心道是不是泡的太久了怎么越来越困。

 

“叶修。”谁?虚眯的眼里冷色划过,他没动,保持着仰靠的姿势警惕着。那个声音喊了他一声就没再出现,周围除了淙淙水音和自己的呼吸没有其他声音。这可真是奇了怪了。叶修起身,套上池边竹榻上的干净衣物,就在他回头的一霎,肩上忽然多出来一只微凉的手。叶修心道总算出来了,当机立断右手扣住肩上的手旋身后撤,左手成掌袭向面门。

 

等等?!

 

手掌堪堪停在鼻尖两三寸,掌风吹起来者的长发,露出了那双带笑的眼。

 

“好久不见啊。”

 

来人有着和苏沐橙五六分像的样貌,唇角挂着的是一抹难以忽视的、熟悉的弧度。叶修想也不想的一巴掌糊了下去,冷漠的听着那人诶呦喊疼,“我根本没使多大劲,苏大大这么久不见,越发娇气了。”苏沐秋叹息,要让记仇了的叶修这张嘴饶人那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听清净。

 

这人出去一趟怎么变这么皮???叶修掐住腰上作乱的手毫不留情面的咬了一口。“嘶…”苏沐秋没收手,“叶少爷现在也学会咬人了啊?”是不是自己咬轻了?叶修寻思着再来一口,苏沐秋没给他机会。










#对我卡了

#卡车使我快乐

#咕咕咕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