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的叶修老大爷

养老了

随手

#不知道自己写什么

#听着bgm写

#ooc

#前雷安雷后瑞金/也许

#迷茫的看这世界

#不想打tag,看不看得见随缘吧











他还记得那个狠戾霸道的海盗头子坐在夜空下安静的样子,杀气消散,干净的瞳色让人深陷其中。


[安迷修,比赛结束后你有没有什么想做的。]


他听到后思索一下


[想做的…把骑士道发扬光大,不断的磨练自己---]


[嗤,得了吧你,说点实际的]


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那人嗤笑一声一如往常的嘲讽着自己


[……]


或许是习惯了吧,他只是在心中叹了口气


[怎么,打算找个山洞练一辈子骑士道不出去?]


他认真的样子好看极了,那时的他才符合他的年纪。


[…不…在下…想去看海]


他看着他的脸,同样认真的回答。那人听完之后只是淡淡笑了,并未做声。


[安迷修,这片海,是独属于我的。]


他背对山崖而站,那时的神情让人移不开视线。


[在下的荣幸。]


他走上前去拥抱住他,右手扬起,死亡的冰冷贯彻胸膛。


[我将永远守护这片星辰海。]


他没回答,只是低着头淡淡笑了。


身体后仰,他回手抱着他,隐没繁星点点。

-------------------------------------------------------------------------

有人说,天晴或黄昏望向天空的时候,会看到一艘行在云间的船,还有人说,在充满光明的地方,住着一位骑士,他的双剑能斩断所有黑暗。


所有人说,他们是最傻的人,也是最幸福的人。


--------------------------------------------------------------------------


故事传啊传啊,传到了一个孩子的耳边,他眨着眼问“他们是谁啊”


“他们啊…”他眯着眼,淡淡的笑了


“他们只是海盗和骑士。”


在孩子不满的眼神里,他摩挲着下巴添了一句


“无恶不作的却喜欢着白痴骑士的海盗头子,和善良公正却对海盗包容至极的白痴骑士。”


“为什么我还是白痴骑士啊混蛋恶党!”


“满脑子骑士道不是白痴是什么。”


“你想打架吗恶党!”


“哟,随时奉陪。”


“大哥,有人看着。”


“诶诶诶要打架吗”


“乖狗狗是不打架的”


“你也想打架吗帕洛斯”


“来打一架吧 (--)”


“哼,无聊”


----------------------------------------------------------------------------

“金?傻笑什么,做了个好梦吗?”


“嗯……好梦。”


“新一届的大赛就要开始了,职责在身可不能迟到啊”


“好的,姐姐…”


如果不是梦,该多好…是不是格瑞……. 


【恭喜参赛者 金 您击杀了 参赛者 格瑞 获得…….积分 成为凹凸大赛 第一名】


【恭喜你,金,你赢了】


我赢了,是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