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的叶修老大爷

养老了

无题

无题

 

#给自家沐秋的生贺,没什么好写的,就开个车吧(三行完结那种)

#意思意思生日快乐

#勉勉强强算摸了个自己之前奇怪的paro吧(你)

 

“嘶——”叶修猛地坐直了身体,薄衫因汗紧贴在身体上,只是个梦而已,怎么这么真实?他想抬手抹去粘在颊边的发丝,手却抖得不行,甚至整个身体都在因残余的快感而颤栗着。叶修摸索着点起了灯,头一次想骂娘。

 

可就算不是梦又能如何?那人都离开多久了,还能回来不成。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把年纪了还做春梦什么的,啧。

 

暗室里的温泉水汽氤氲,他没急着洗漱,靠在池边发散思维,等把盟会那边的事捋清楚之后才慢慢悠悠的撩起一捧水。这水怎么一股薄荷草的味道?难道他真的回来了?叶修看着从指缝间滴落的水滴自嘲的否定着,不可能。要是他回来了,沐橙怎么会感知不到。把荒唐的想法抛到脑后,他仰头闭气滑入池底,微烫的水流卷走了太过发散的思维。全身被水包围着,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就这么睡过去。

 

瞎想什么呢,他嗤笑一声浮出水面胡乱抹了把脸上的水。

 

按他的作息,现在这个点是绝对不会醒的,奈何今天着实是有点刺激,老年人受不起啊。

 

叶修也挺无奈的,是不是临近发情期就非得出点什么事,上次是提前了,上上次是药物失效,再往前是盟会集体爆发,搞得跟过年似的,老板娘那样不敏感的beta都吐槽味道太杂,可以想象场面是多么的混乱热闹。

 

可这事儿真不怪他,叶修摸着所剩不多的良心想道。

 

他一直没有一个身为omega的自觉,这毛病是打小就有的,当初离家出走的时候还没到二次分化的年纪,他本人又对这个不上心,知识储备只有基本,极其匮乏。这基本,还是跟苏沐秋兄妹一起生活的时候被灌输进去的。叶修一直觉得自己要么是个a破天的alpha,最不济也是个beta。为什么不是omega?因为发情期容易影响战斗和训练。那个时候的叶修对着苏沐秋狠狠的奶了自己一口,直到二次分化性别,他愣了好久,苏沐秋喊他好几声才回过神。靠。叶修暗骂一声,才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毒奶。

 

从普通御师到珍惜御师是什么差别?叶修看着护食一般的苏家兄妹有些惆怅,且行且珍惜。后来带着苏沐橙进嘉世盟会的时候,苏沐秋已经离开很久,第一次发情期也在他本人没心没肺中到来了。

 

易感期是绝对受不得刺激的,无论是alpha还是omega。苏沐秋曾如是说。叶修很幸运在训练中切切实实体验了一把什么叫不能刺激。相隔训练场不远的休息室中,清冷的檀木香一下子炸满了屋,给训练场的所有人一个惊吓。

 

听到动静赶过去的吴雪峰推门而入,马上就被染了满身的檀香,苏沐橙抱着迷迷糊糊掉到地上的叶修紧张的盯着他。吴雪峰关好门大喘了几口气,看着苏沐橙如临大敌的样子苦笑,我这么像坏人吗?这可真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计啊。从柜子里翻出抑制剂,蹲在两人面前问,“注射抑制剂还是暂时标记一下?”不是他婆妈,叶修这个小祖宗从来不按常理出牌,苏沐橙刚要开口,就听当事人两句一喘的答道,“哪个方便?”“暂时标记。”叶修借力撑起身,“那就暂时标记吧,还有训练呢。”安抚性的拍了拍如同炸毛幼兽一般的小姑娘,“乖,出去待会。”苏沐橙不放心的把叶修交到吴雪峰手里,活像是把肉送到狼嘴里。

 

“怎么了?”叶修见他没有动作伸出手晃了一晃,“啊,没什么。”吴雪峰回神,略微拉开眼前人的衣襟露出一截因不常见光而异常白皙的皮肤。丝丝梅香温和而安抚的覆盖了冷檀,也不容置喙的在他身上打下了标记。叶修皱着眉眼身体打颤,好一会才平复,整个人慵懒疲惫的靠着吴雪峰。

 

“诶你干什么?”叶修奇怪的看了一眼拦住自己的吴雪峰,“训练啊。”……吴雪峰有点心情复杂,他们的小公子是不是一点自觉都没有?叶修看了会吴雪峰的表情后知后觉道,“我现在是不是不应该出去。”……有自觉,但是觉的有点晚。

 

最后以叶修回房间养神结束。

 

叶修还清楚的记得,苏沐橙趴在他身边嗅闻,像个脸颊一鼓一鼓的小仓鼠,他好笑,beta对信息素又不敏感,你闻什么。苏沐橙一脸严肃的掰着手指“数落”吴雪峰的信息素。叶修无奈,这姑娘一直对他和苏沐秋搭上关系的信息素有种出人意料的敏锐,真不像个典型beta。数落完,苏沐橙抱膝靠在他旁边,心情有些低落,我不是讨厌雪峰哥,只是你说,哥哥他怎么就、就……叶修叹气,我知道、我知道。

 

明明以前说好了的……苏沐橙的声音越来越小,叶修拢了拢她耳边长发,睡会吧。

 

那是苏沐秋还在的时候,身为alpha却意外开朗温和的少年笑着对他说,其实你要是个omega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别忘了,还有我呢。可惜,那个爽朗笑着的少年,那个夏天就离开了啊……

 

啧。怎么想起这些了。叶修揉着困倦的眼,心道是不是泡的太久了怎么越来越困。

 

“叶修。”谁?虚眯的眼里冷色划过,他没动,保持着仰靠的姿势警惕着。那个声音喊了他一声就没再出现,周围除了淙淙水音和自己的呼吸没有其他声音。这可真是奇了怪了。叶修起身,套上池边竹榻上的干净衣物,就在他回头的一霎,肩上忽然多出来一只微凉的手。叶修心道总算出来了,当机立断右手扣住肩上的手旋身后撤,左手成掌袭向面门。

 

等等?!

 

手掌堪堪停在鼻尖两三寸,掌风吹起来者的长发,露出了那双带笑的眼。

 

“好久不见啊。”

 

来人有着和苏沐橙五六分像的样貌,唇角挂着的是一抹难以忽视的、熟悉的弧度。叶修想也不想的一巴掌糊了下去,冷漠的听着那人诶呦喊疼,“我根本没使多大劲,苏大大这么久不见,越发娇气了。”苏沐秋叹息,要让记仇了的叶修这张嘴饶人那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听清净。

 

这人出去一趟怎么变这么皮???叶修掐住腰上作乱的手毫不留情面的咬了一口。“嘶…”苏沐秋没收手,“叶少爷现在也学会咬人了啊?”是不是自己咬轻了?叶修寻思着再来一口,苏沐秋没给他机会。










#对我卡了

#卡车使我快乐

#咕咕咕


那个夏天,埋葬了老魏的烟

#我真的回来了,被揪回来催更
#一年多了良心丝毫不痛x
#别名:我们依旧不知道下一次魏琛会把烟藏在哪
#账号卡现世注意
#不好看致歉

 









魏琛。
 
索克萨尔第一任操作者,蓝雨前队长,现兴欣术士[迎风布阵]操作者,并掌握着一些不为人知(经常翻车)的技能。

  其中最出众的,我们称之为,藏烟。

  对于此技能,兴欣现任队长叶先生表示肯定和支持。

  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蓝雨某索克萨尔先生,心痛的表示他曾被迫(主动)点了技能点。

  事情要从跟还在青训营的黄少天打赌并被禁烟说起。据黄先生回忆,当时魏琛同志身上的味道绕梁三日不绝,念在事物繁重可宽大处理。

  禁烟吧。

  我们的魏琛同志一看,居然多数通过,痛心疾首的表示自己养了一群狼崽子,声泪俱下,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不用听他嚎,他就是舍不得烟。黄先生戳破道。

  悲痛万分的魏琛同志坐在桌前思考自己(的烟)将何去何从,索克萨尔作为一个合格的战友,当机立断潇洒的一撩头发整好衣服走了过去。

  魏琛同志表示这位小同志很上道,并被截住了话头。索克萨尔完美的体现了作为一代谋士的风采,甩给魏琛同志一个''交给我''的眼神,抬手拿烟转身塞烟进领的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迈步离去的背影不可谓不帅气。

  怔在原地的魏琛同志颤巍巍的抬起手,泪目送别。

  小兄弟你怎么回事???

  至于东窗事发,已经是他离开蓝雨之后了。

  某日抱领小憩的夜雨声烦顶着脑门一个红印子实名投诉的时候,索克萨尔想起来什么一般从领子里摸出一盒魏琛忘记拿走的烟。

  对此,知情后的叶先生和方先生开起了3d环绕立体声的嘲笑。




  现在,面对兴欣禁烟令的魏琛同志和叶修同志hin淡定。

  叶同志表示自己不会丧心病狂到用君莫笑的围巾藏东西,魏同志表示你边儿去并把目光停在了擦死亡之手的迎风布阵身上。

  迎风布阵同志表示入秋了有点凉。

  术士有三宝。

  毛领斗篷战术妙。

  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迎风布阵拢紧了袖口表示我没有毛领。魏琛同志深感同意并与君莫笑及其他同志按住了迎风布阵。

呵。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迎风布阵兜着袖子摸着腰里被包子入侵塞进来的烟咬碎了一口硬糖。

  偶然机会来到兴欣地界的夜雨声烦及索克萨尔友好的来兴欣串了个门,p了个k。在看到迎风布阵不大自然的袖子时,索克萨尔不动声色的撤到门边亲眼目睹了夜雨声烦由白变红的过程。

  进门的老板娘觉得自己需要一个解释。

  不小心撒了一把真•迎风布阵的迎风布阵拒绝发言并把话筒递给了笑趴的方同志。方同志接过话筒,起身致谢,并希望迎风布阵和他的小迎风布阵保重。

  迎风布阵蹲在地上选择沉默消亡。

  酒店中认真写笔记的喻队长被推门而入大笑不止的副队长吓得看不出来受惊的打了个激灵,并顺手摸了一把索克萨尔的毛领。











吃早饭的脑洞x差点忘了。
我靠我找不到你了(……)

封笔是不可能封笔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封笔的。

【建国后,我们一起成了精】

陈情:我的悲惨世界(???)

:dbq我这个沙雕又回来了
:陈情视角搞事情
:物拟
:搞事
:算是①吧

——————————————

我来的比随便晚,随便应算是我阿姐。

为什么是阿姐?

嗯……其实吧,叫她大哥也行。

(陈情:大哥我们今天砍谁!)

她最爱扮做男子溜出去调戏女修的灵剑。

我曾经还很年轻很无知,很天真很幼稚的时候问她,女子为何要调戏女子,阿姐冲我笑了笑,温柔道:

我不撩难道要老子让给你们这群大猪蹄子撩吗!暴殄天物!

对不起我太年轻。

(随便:别扯了你就是小时候傻,缺心眼)

——————————————

就像主人和含光君,阿姐和避尘也算是冤家了。

听三毒阿姐讲云深听学回忆录的时候,我曾对此表示深深地怀疑。

我阿姐明明只对女孩子感兴趣。

(随便:我一开始其实以为他是女孩子来着。

当时大家都是成长期灵器,半大点的他又和他主人一样,模样好看的紧,粉雕玉琢瓷娃娃似的,大老爷们能长这样?)

(随便:不说了,你们不吃饭吗。)

据三毒阿姐回忆,避尘确实好看,虽然随便生的也美,终究不是往一个方向发展的,可凑一起当真赏心悦目。

当然,前提是随便不要一直盯着人家笑。

【以下三毒的回忆:————————————

随便头回遇见避尘就是一副浪荡公子的样子,把玩着扇子摇摇晃晃从避尘身边过去极其风骚的笑了一下。

随便:妹妹生的真是极美,怕是这仙门百家也没有一人可及。

我清清楚楚的看见避尘眼角抽了抽,颇有一种我避尘今天就算是不要雅正,在主人面前现了形也要将你这眼瞎之人杖毙于云深山脚下的怒气。

嘶……这剑究竟是铁打的还是冰凝的,真冷。

我该不该告诉她你面前的是个貌美小郎君。

算了不说了,会有阴影的吧。

是不是云深不知处出来的涵养都这么好?

我重新打量不知廉耻为何物的剑。

搔首弄姿。

我不认识她。

丢人。

(随便:
避尘和他主人一样,是个小古……美男子!

翩翩浊世佳公子如玉世无双冰山男神高岭之花比莲花坞的莲花还好看。

三毒……他还盯着我吗……)

(三毒:puei)

(随便:我能屈能伸,今天吹了你,明天我又是一柄好剑。)】

————————————

现在我信了。

如今再见,阿姐最大的爱好就是女扮男装撩避尘,作天作地撩避尘。垂死病中惊坐起,今天撩没撩避尘。

(随便:嗯?)

……对不起我们重来。

我阿姐那可是仙子(……咦),怎么可能会和凡人一样在乎皮囊,好看就逗,有趣就撩!不存在的!

这饭真香。

……

咳。要说我阿姐的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举世无双英明神武光辉事迹那可三年也说不完啊!灵力高修为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斗得了避尘剑撩得了美娇娘。

姐,你看我这么说你还满意吗。

满意的话,能不能把我和忘机琴的穗子解开…再扎下去就真的解不开了!我不是命穗子也是一条命啊姐!

你看看我啊姐!

姐!!!!!

————————————

沙雕陈情,在线回忆那腥风血雨的岁月。

这只是梦的一小部分。

随便,三毒貌似都是小姐姐

紫电是很妖娆的小哥哥x

不知道为什么忘机琴在梦里像个乞丐……x

最后陈情和忘机琴绑到一起时还被扎了冲天揪。

问题来了,我该打什么tag……

算了,随缘吧

【特别搞事处】

通知:

特别搞事处现诚招剧版、原著的巍澜及各位特调处成员!
请意图搞事的各位踊跃报名!

震惊!不是自己的赵云澜和不是自己的沈巍搞到了一起?!这背后究竟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

赵处(群主)的目标只有一个!
搞事!搞大事!搞死大事!

注:表情包适量,请不要刷屏。
      不要恶意搞事。
   
      大家一起愉快的磕镇魂。
      管理松懈(赵处长原话x)
     
     皮上皮下切换随意,皮下带套。
    (虽然也不会怀孕(赵处长原话x))
    
     重在名片后加序号,序号格式①②③...
     不会可找管理更改。

群号:743179008

#tag好长……
#桑赞打不上了QAQ
#占tag致歉

两个人站在冷风中,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赵处括弧群主:你是人吗,你是鬼。)

……哦。
dbq我是鬼x

【戏改】

#我回来啦!开始养老生活(bushi)

#可能以后写多写少是个缘

#改的是名朋自己的戏

#ooc,复健中


真是越来越冷了。叶修搓了搓被冻得有些的双手,叼了根烟,摸到口袋想找个打火机,得,没带。眼瞅着再拐两个弯就到家,也就打消了折回去买个打火机的念头,索性就这么叼着没点着的烟往回走。到家门口时抬头看了眼二楼,灯没亮,看来还没回来呢。叶秋那小子现在天天家里公司两头跑,打个招呼的时间都少的可怜。


掏出钥匙打开门,暖黄的灯光洒下,屋内的温暖驱散了身上的寒气,桌子上还留了一张便条,内容无外乎记得吃饭、不许抽烟之类。抱着外套上了楼,楼梯灯没开,摸着黑上楼就看见一个黑影靠在自己房门边上。


“哟,没去公司啊。”叶修一面琢磨着他刚才看没看见自己嘴里叼着的烟,一面借着黑把烟揣兜里。“又抽烟。”叶秋摁开壁灯,皱着眉看着自家哥哥的小动作。“这不是没点着吗。不能算抽不是。”总裁大人伸出手,“烟。”叶修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就这一根都不给你哥留下?”叶秋才不吃这套,“你说有一根肯定还有,别废话。”


“得得得。”双手上举做投降状,叶修干脆把烟盒都给他,绕过人回屋,经过人身边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凉手贴在人脖子上。在叶秋“我靠混账哥哥你干什么!”的惊呼声中得意笑笑,欣赏着自家笨蛋弟弟炸毛的样子。又在叶秋瞪过来的时候一本正经的清了清嗓子。


“让你感受一下凛冬的气息。”



不过问题来了,叶秋你小子在家锁什么门

还有,跟谁学的,心脏了啊

随手

#不知道自己写什么

#听着bgm写

#ooc

#前雷安雷后瑞金/也许

#迷茫的看这世界

#不想打tag,看不看得见随缘吧











他还记得那个狠戾霸道的海盗头子坐在夜空下安静的样子,杀气消散,干净的瞳色让人深陷其中。


[安迷修,比赛结束后你有没有什么想做的。]


他听到后思索一下


[想做的…把骑士道发扬光大,不断的磨练自己---]


[嗤,得了吧你,说点实际的]


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那人嗤笑一声一如往常的嘲讽着自己


[……]


或许是习惯了吧,他只是在心中叹了口气


[怎么,打算找个山洞练一辈子骑士道不出去?]


他认真的样子好看极了,那时的他才符合他的年纪。


[…不…在下…想去看海]


他看着他的脸,同样认真的回答。那人听完之后只是淡淡笑了,并未做声。


[安迷修,这片海,是独属于我的。]


他背对山崖而站,那时的神情让人移不开视线。


[在下的荣幸。]


他走上前去拥抱住他,右手扬起,死亡的冰冷贯彻胸膛。


[我将永远守护这片星辰海。]


他没回答,只是低着头淡淡笑了。


身体后仰,他回手抱着他,隐没繁星点点。

-------------------------------------------------------------------------

有人说,天晴或黄昏望向天空的时候,会看到一艘行在云间的船,还有人说,在充满光明的地方,住着一位骑士,他的双剑能斩断所有黑暗。


所有人说,他们是最傻的人,也是最幸福的人。


--------------------------------------------------------------------------


故事传啊传啊,传到了一个孩子的耳边,他眨着眼问“他们是谁啊”


“他们啊…”他眯着眼,淡淡的笑了


“他们只是海盗和骑士。”


在孩子不满的眼神里,他摩挲着下巴添了一句


“无恶不作的却喜欢着白痴骑士的海盗头子,和善良公正却对海盗包容至极的白痴骑士。”


“为什么我还是白痴骑士啊混蛋恶党!”


“满脑子骑士道不是白痴是什么。”


“你想打架吗恶党!”


“哟,随时奉陪。”


“大哥,有人看着。”


“诶诶诶要打架吗”


“乖狗狗是不打架的”


“你也想打架吗帕洛斯”


“来打一架吧 (--)”


“哼,无聊”


----------------------------------------------------------------------------

“金?傻笑什么,做了个好梦吗?”


“嗯……好梦。”


“新一届的大赛就要开始了,职责在身可不能迟到啊”


“好的,姐姐…”


如果不是梦,该多好…是不是格瑞……. 


【恭喜参赛者 金 您击杀了 参赛者 格瑞 获得…….积分 成为凹凸大赛 第一名】


【恭喜你,金,你赢了】


我赢了,是吗……


【梦】一

【梦】

#不知道几部分完结

#ooc预警

#不知道算什么

#安雷安 

#bug有,私设有 

#请配合bgm:The Day I Lost My Love -Ron Korb

#食用愉快

#估计也没什么人看

 

 

 

 

“总有一天,我会拥有一片属于我的海”

“呵,这可不是什么梦,因为它一定会实现。”

 

“诶,听说了吗,雷狮海盗团就剩下雷狮一个人了!”

“真的假的?你从哪听来的小道消息?”

“你自己看排行榜啊”

“我靠,真的!”

 

“快...快跑!”

“来…来不及了……”

 

【您已击杀参赛者---,---,共获得积分------】


“呵,还没有实力即一切的觉悟吗,这么长时间白混了。”雷狮轻蔑的看了一眼地上焦黑的痕迹转身离开,“狮子再弱,他也是王。”


左手握紧,刚刚两人的对话他不是没听见,也正是因为这对话才会令雷狮中断治疗大打出手。


【请问参赛者雷狮,你是否继续治疗】


“算了......算了继续。”拒绝的话只吐出一个字,像是想起什么,“算了”变成了“算了继续”。走回刚刚栖身的岩洞,靠在岩壁上接受治疗。机器人圆圆胖胖的身子在眼前晃来晃去,催眠的很,雷狮疲惫的阖上双眼。

 

[请继续走下去,大哥]

[嘿嘿,老大!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最终胜利一定是我们的,这是实话哦。]

 

“啧。”有人来了,并且毫不掩饰。雷狮定神紧了紧手中握着的雷神之锤,下一刻向来人袭去。“恶党,是我。”“安迷修?”安迷修架住砸下来的锤子,出声表明身份,其实他不说话雷狮也会收手,因为冷热流的辨认度实在太高。


“你来干什么。”收了原力坐了回去,抬头看着洞口的骑士。不是他想这么看,伤势即使有好转但体力不允许他再消耗下去。“你果然在这啊。”安迷修坐在旁边,点开面板购置了一些简单的食物,“果然?”雷狮并没接过安迷修递来的食物,而是对他的行踪提出了质疑。“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呃…猜的。”安迷修并不打算把实话说出来,毕竟那是一件很令人悲伤的事。

 

就在不久之前,决赛开始了。


活下来的前百,为了最后的胜利而努力着,但很快人们就发现光靠猎杀怪物那点积分是永远追不上排行榜前面那几位的,胆子大的,结党的便把主意打到了同来参赛的选手身上。杀戮不断扩大,人心不足蛇吞象,被这种快速获得积分的方式蒙蔽双眼的人们渐渐地把目标定在排行榜靠前的那些人身上。

 

第一第二不敢想,第三第四总是可以试试的。因为安迷修行踪不定,所有人就把眼光瞄向了团体活动的雷狮海盗团。

 

在一次有计划围剿的行动中,作为军师的卡米尔发现情况不对,接着实力最强的雷狮马上做出反应。雷弧肆虐天地,周遭的一切障碍一清而空。


“还躲?真以为自己藏的多好吗。”四人背身而战,战争一触即发。参与的所有人都使出了最强的力量,猎物聚集在一起,对猎人进行反扑。可既然是猎人,又是榜上有名的猎人,又怎么会没有点实力?胜利,不过是时间问题,以及…惨烈的代价。


骗徒摘下礼帽微微躬身,轻眨右眼留下微笑。“最终胜利一定是我们的,这是实话哦。”


狂犬高大的身影如影随形,锋利的爪牙撕碎一切敌人。“嘿嘿,老大!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军师与常言不符的实力,瘦弱的身躯像一道红色的闪电划破天际的黑暗。“请继续走下去,大哥。”


“你们…做好觉悟了吗…死的…觉悟。”那天,猩红的颜色从白日持续到夜晚,紫色的天空也被染成了红色,分外妖冶。

 

“嗤,猜的?你们骑士道还教算命吗。”安迷修无奈的笑笑,把食物放到他身边。自顾吃起来。“我说是直觉,你信吗。”“信”雷狮最终还是拿起了食物,咬了一口,安迷修则是因为这话愣了一瞬,他转过头看着他,“我就是傻。”咽下口中的食物,雷狮接着补充道。……行吧他早该知道的。“所以你到底干嘛来了。”安迷修沉默一会,有些犹豫的开口“那件事…我也知道了,所以”“所以担心我落单会被杀是吗。”雷狮不屑嗤笑,“那些杂鱼?还不够看。”他的样子与平时一样,又似乎哪里不一样。

 

“……”安迷修深深地叹了口气,认命一般把邀请发过去,【系统提示:参赛者 安迷修想与您组队 [接受][拒绝]】,雷狮挑眉看他一眼,“哟,正义必胜的骑士要和我这个恶党组队?”“…格瑞和金已经被盯上了,就连嘉德罗斯也…”“这么说…”安迷修见雷狮突然严肃的看着他,不自觉地坐直身体等待下文。“你这是找我要保护来了?”什么???雷狮你再说一遍冷热流太亮我没听清。

 

也许是安迷修的表情太过诡异,雷狮笑的连气都喘不过来,“哈哈哈哈,想不到骑士先生也有少女心啊。”嘴上不饶人,手却点了接受。安迷修刚松口气就听旁边的人开口道“行了,以后就让你雷狮大爷保护你的少女心哈哈哈哈”……我有一言,不光想说,还想写你头巾上。安-冷漠-迷-关爱智障-修忍住拿冷热流削人的冲动,自觉地走到洞口,“我守夜,你睡吧。”并未收到答复,过了一会,均匀的呼吸声自身后传来。晚安……

 

 

 

 

 






#未完

#感谢看的你

 


我又开坑了

【现场的他们在干什么】

#凹凸世界-演员设定 火影-演员设定

#无脑设定,私设有【高亮/敲屏幕】

#其实去年就开始码火影的了但是一直忘(其实是懒)

#干脆火影凹凸一起码了

#我实在不想再搞全设定了所以不要考究/瘫会

#ooc,甜,全员向

#私心瑞金,雷安雷,带卡带其他的你们开心就好

#写得时候顺序没有,我也不知道突然脑洞什么

#这个和主播梗连着的【搞事.jpg】

#部分改动有

#我的目标就是搞事搞事搞事【理直气壮.jpg】

#其实就是刀太多我想甜回来而已

#日常之类也许主播梗会搞成番外

#占tag致歉

【雷安】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就这样吧

#极度ooc预警
#神志不清我在写什么


某个海盗头子性格强硬,不管在什么方面。安迷修气的冷热流都不要了(不是)

“去吃药。”软硬兼施对于雷狮这种刀枪不入的根本没用,不知道催了多少次。

骑士大人继续敲上这么几个字。

雷狮则是靠在床头捂着被子丝毫没有动身吃药的打算。“白痴骑士,都跟你说了多少遍这点小病完全没什么问题。”

真是卡米尔听了会哭泣安迷修看了想打人。

一直压着自己脾气默念骑士准则的安迷修关上手机屏幕深呼吸一下,再次打开手机圈了出来的嘉德罗斯。

冷热流不是应援棒:虽然说未成年不应该饮酒,但是高浓度白酒要来一杯吗?@不是九岁儿童

不是九岁儿童:行啊,反正又不是没喝过

雷神之锤:你可拉倒吧

安迷修的酒量雷狮最清楚不过,妥妥的一瓶倒,看到这雷狮的脾气也被钩上来了,闭了闭干涩的眼睛,移动酸痛的手指打算好好和骑士探讨一下。

雷神之锤:你可得了,你要这样我就该住院了

雷神之锤:以前哪次不烧到四十多度,反正没死,无所谓

......安迷修看了一口气憋在胸口憋的眼角湿润。行,你个恶党你好样的。身体素质强了不起是吧。

本来说喝酒也就是想让他去吃药,现在一看,这是烧死都不打算吃了。

可自己不在身边他不吃自己又能拿他怎么样?安迷修沉默了。

手机震了一下,抬眼看是那个恶党发来的。

恶党-雷狮:白痴骑士,你放心吧,不会扑街的

安迷修动动手指却什么都没打

恶党-雷狮:本大爷舍得谁都舍不得你啊

咳......这还是那个恶党吗……安迷修别回头略有些不自在的摸摸鼻子。郁结的火气就因这么一句话散去了。

那你明天记得吃药

恶党-雷狮:知道了,你到底是骑士还是保姆啊

又在调侃自己。真是......

我当然是骑士,等你好起来我一定会让你感受骑士道的魅力的。

恶党-雷狮:比如尬帅?

......不提尬帅咱们还是朋友……

















#感谢观看
#两人都睡了就不圈了
#骑士道是个好东西
#卡米尔赶紧回家吧你大哥打算死在床上也不吃药了(不是)
#被一句话安抚也是没脾气
#再次感谢
#其实我这个安挺正经的真的